2020-03-02 13:05:07新京報 編輯:王言虎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情緒化反對外國人永久居留權,無益于認識真問題

2020-03-02 13:05:07新京報

中國的發展需要開放,而開放必然包含對外國人居住的開放。

▲資料圖。

最近,司法部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人永久居留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簡稱《條例》)公開向社會征求意見。出乎意料的是,這在網上引發很大爭議。這些爭議,有些是出于某種擔憂,但也有不少誤解。有必要回歸《條例》本身去評估這些爭議。

一、外國人永久居留的門檻并不低

根據《條例》,外國人獲得中國的永久居留權,大概有四個途徑。

第一個途徑是杰出人士。

外國人為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作出突出貢獻,經國家有關主管部門或者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推薦,可以申請永久居留資格;

在經濟、科技、教育、文化、衛生、體育等領域取得國際公認杰出成就的外國人,可以直接申請永久居留資格。

第二個途徑是推薦制。哪些機構有推薦資格呢——

國家重點發展的行業、區域的主管部門;國家重點建設的高等學校、科研機構;高新技術企業、創新型企業以及國內知名企業。

第三個途徑是通過長期工作獲得這個資格。

大致上申請者要有博士學歷或從國際知名高校畢業,在中國境內工作滿三年到八年,工資要是所在地平均工資的三到六倍,工作年限越短,工資就要越高。

比如,上海平均工資大概一年10萬,一個外國人在上海連續工作四年,工資要達到60萬才有資格申請。而且,這還是最低要求,各地區政府還可以加碼。

至于申請者的工作范疇,包括投資、開公司等,投資要達到1000萬以上,高科技企業,效益要顯著。

第四個途徑是親屬關系。申請者結婚要滿5年,每年在中國要住滿9個月。未成年子女,年老的父母也可以投靠。

這一條,也是各國管理永久居留權的慣例。

顯然,這些標準都不低。國際公認自不用說,政府、高校的推薦,都很難拿到。

而投資的門檻也很高,美國EB-5投資移民,金額也僅僅在50萬美元,加上其他的一些雜費,60萬美元以內也足夠。

至于工作,一個外國人,高學歷,能在中國工作很多年,工資能達到60萬,這樣的人,對中國來說,就是人才。

更何況,這個《條例》還有兜底性的條款,即國務院還可以批準,對外國人永久居留資格實行定額審批制度,實行每年的總量控制。

綜上,外國人要想在中國拿到永久居留權,難度并不小。

二、反對外國人永久居留權的原因是什么?

但為什么現在很多人覺得這個標準低呢,以至于對《條例》產生抵觸情緒呢?

我覺得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對國情不了解。

中國現在是第二大經濟體,經濟、技術發展得都很快,但中國仍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各方面離世界發達國家還有很大差距。

比如,有人問,“一個三流學校的博士就能敲開中國的大門嗎?” 這種疑問,其實更像是一種情緒,一種對中國國情的深刻不理解。

一個留學生能在中國讀到博士,哪怕是三流學校,也遠遠超過了很多普通人。

根據教育部公布的歷年人才數據統計,自1997年到2018年,我國博士研究生畢業人數大約為78.8萬人,招收人數約為120萬人,2018年初博士研究生在校人數約為38.9萬人。如果按人口比例算,平均每萬人當中大約只有5.6人擁有博士學位,即便是按照招生人數計算,其比例也不過0.068%,而美國的這一數據為0.6%左右。

就此而言,引進博士人才對提升我國科研水平與國力,顯然有積極意義。

第二,《條例》中確實存在某些模糊地帶,這可能會導致一些灰色渠道,即有資格推薦的機構,拿這個去換錢。

所以,很多人才覺得規定越嚴格越好。

眼下,確實存在一些外國人非法入境的問題。一些人以外貿名義,說來中國考察生產廠家,但到了中國,卻并不是如此。這種狀況當然存在,這要求有關部門加強監管,嚴格管理。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人擔心,外國人到了中國,會有超國民待遇。這種擔心,有一些現實的依據,但這個問題,并不在于是否讓外國人進來。

超國民待遇,是在有限的公共服務之下,優先將其提供給外國人,是“外交無小事”的理念在日常社會生活中的延伸。

過去,在中國的外國人很少,來的外國人多多少少與國家事務、外交事務相關。所以,用外交的態度對待他們的日常生活,確有必要。

而隨著中國經濟社會與全球聯系日益密切,“趨同化管理”其實已日益常見。

接下來,要加以改善的,顯然也是部分公共服務部門的服務理念,而不是單純地排斥外國人。當公共服務部門更加重視國人的利益,一些人“比外國人矮一頭”的現象自然會改變。

三、一些過時的、狹隘的陳腐觀念,該改變了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的反對意見中,有一種很不好的觀念,那就是種族歧視與粗陋的排外主義。

我們要認識到,現代政治理念是與排外主義絕緣的,現在都2020年了,就不宜再把自己的觀念留在幾十年前。

實際上,當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摒棄種族主義、排外主義的時候,他們才能更好地做一個公民,從而得到公共服務上的平等地位。

一個外國工程師,在華為工作多年,和中國人結婚了,最后想留在深圳,這應該不是難以理解的問題吧?

一些過時的、狹隘的陳腐觀念,該改變了。

不管是發展中國的經濟、技術,還是擴展中國的國際影響力,讓外國人來定居,吸納各個國家的人才,都可以說是最高效、最低成本的政策。

中國的發展需要開放,而開放必然包含對外國人居住的開放。中國要發展,要成為全球的技術創新高地,引進外國人才,是不可或缺的措施。美國之所以能夠在二戰后成為世界第一強國,廣泛地引進各國人才就是根本原因之一。

當然,在落實外國人永久居留權的過程中,也要注意防止產生灰色地帶,保證中外居民公共服務的均等化——這點是《條例》能夠高效實行的前提。

□劉遠舉(專欄作家)

編輯 王言虎  實習生 張曉雨  校對 劉軍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比利亚雷亚尔对巴列卡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