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9 17:40:05新京報 記者:周蕭 編輯:王春秋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知情人:孫楊得知結果后一夜未眠,當年被罰有隱情

2020-02-29 17:40:05新京報 記者:周蕭

這個(禁賽判決)太突然了,孫楊3天前從杭州來到北京,準備接下來去國外訓練……他真的是心力交瘁了。——知情人

孫楊將面臨著一場艱難的“比賽”。

 

昨天,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公布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訴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和國際泳聯案的仲裁結果——孫楊被禁賽8年,即日生效。孫楊當天在社交媒體上稱,對這一結果“難以理解”。今天,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表示,這個打擊對孫楊一家來得太過突然。

 

孫楊幾乎沒怎么睡,原計劃去國外訓練

 

得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裁決結果后,孫楊在社交媒體上形容自己的心情是“震驚、憤怒、不能理解”!知情人告訴記者:“這個(禁賽判決)確實太突然了,孫楊是3天前從杭州到的北京,準備接下來去國外訓練,對可能會出現這種判決完全不知情。結果出來之后,覺得難以接受,因為一年多來,(案件)過程非常艱難,他真的是心力交瘁了。”

 

2月28日似乎成了分水嶺,為了備戰奧運會,孫楊過年期間只休息了兩天。28日當天,他上下午都在訓練,知情人透露:“知道判決后,他昨天很晚才休息,幾乎沒怎么睡。”

 

孫楊分享訓練視頻。



陳年舊事另有隱情?

 

今天下午,一則朋友圈截圖在網絡上流傳,其中所重點提到的兩件事分別為“2014年孫楊服用禁藥萬爽力被禁賽”和“中心某領導給孫楊指派的律師能力不強,導致在聽證會上多次出現遺漏孫楊證詞的致命弱點”。知情人告訴新京報記者,截圖所述內容屬實,但之后不久被發布者刪除了。

 

對于幾年前孫楊的禁賽事件,截圖透露,孫楊從2008年11月起就因心肌缺血在心臟不適時遵醫囑服用萬爽力(其主要成分為鹽酸曲美他嗪)。2014年1月1日起,此藥變成“賽內禁用,賽外可用”,但“中國反興奮劑網站和下發給所有運動隊的《2014年版反興奮劑禁藥名單》和《運動員手冊》中都沒有更新,運動員對此毫不知情”。

 

孫楊因此在該年5月的全國冠軍賽中被查出陽性,7月份的國內聽證會后,8月份對孫楊做出的處罰決定是口頭警告、罰款5000元。但10月份亞運會結束后,有相關領導稱將處罰變為5月至8月禁賽3個月。孫楊本來堅決不同意這一決定,但最終還是其家人替他答應了。

 

知情人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家人一直覺得很對不起孫楊,因為在不知情者看來,錯誤都在孫楊身上,而且他還受到了包庇。”

 

所指律師并非張起淮

 

前述截圖提到的另一件事,與孫楊此次受到禁賽處罰相關。該文稱,“中心某領導給孫楊指派的律師能力不強、資歷不夠、多次在關鍵地方遺漏孫楊的證詞和對方(證詞)的致命弱點。在我們反映該律師能力不足時,多次要求換人時,該領導堅持不讓換律師,并威脅說:‘如果換律師,我們就不管你了。’”

 

此外,該文還認為,領導推薦的瑞士律師能力值得商榷,“連聽證會翻譯的重要任務,都是臨時從翻譯公司找來的翻譯,其能力在聽證會上的表現可見一斑。”

 

據知情人透露,這里所指律師并非今日發布聲明的張起淮,而是另有其人。孫楊目前已經向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就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判決提出上訴。“孫楊一方現在希望就像面對比賽一樣,調整心態,做好充分的準備去應對。”知情人說。

 

新京報記者 周蕭

編輯 王春秋 校對 吳興發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
      比利亚雷亚尔对巴列卡诺